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wechat_logintip!

微梦传媒|微梦APP 门户 查看主题

云南野象迁徙事件被创作成童书,上市一周排新书榜第一

发布者: 贵观 | 发布时间: 2021-10-21 22:20| 查看数: 4530|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文/黑鹤、九儿、颜小鹂

    本文有点长,预计一盏茶的时间阅读完毕

    编者按:单册绘本上市1周销售2万册,位居当当童书新书榜第一位,作者、绘者、出版人全员亮相,分享了这部绘本创作过程中的喜怒哀乐。
    2021年,云南亚洲象群“短鼻家族”北移事件的持续发酵,让一位出版人萌生了给孩子讲述这个故事的冲动,于是,将一次瞩目全国的新闻事件改编成儿童绘本,上市1周单本销售2万册,占据当当新书榜第一名……


    这是蒲公英童书馆在原创图画书的一次有益尝试,也是作家、画家、出版机构、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以及主角“大象们”,共同完成的一段非凡旅程。这本书出版背后有哪些故事?作者、绘者、出版人慢慢讲给你听……

象的栖息地

    文/格日勒其木格•黑鹤 《大象的旅程》文字作者

    媒体上第一次知晓云南象群离开栖息地北上开始,我每天都在关注象群的走向,当得知象群终于平安回到保护区,确实松了一口气。
象群中所有的成员都安然无恙,在整个过程中也没有人员受伤。
    尽管媒体的报导相对轻松,但这次大象出走事件绝对不是一个“很好玩”的娱乐新闻。
    这次象群北移事件,对当地政府对野生保育应急事件的处理,包括动物保护组织与政府的合作,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象群平安回归,通过国内外的媒体和网络平台,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在野生保育工作方面的能力和决心。

    这是自然文学创作者的责任

    最初萌生创作一个以大象出走题材绘本这个想法的是蒲公英童书馆的颜小鹂女士。之前我创作的自然文学作品都是北方的呼伦贝尔草原和大兴安岭为地理背景,关注象群一路往北的同时,我也意识到作为一个自然文学创作者,在这个被全国和国际野生保护组织所关注的事件中必须有自己的思考,所以与画家九儿女士合作创作了绘本《大象的旅程》。
    绘本的主要读者是孩子,我希望这个绘本可以让孩子们记住2021年这次关于大象北上的事件,了解中国在让大象回家的过程中所做的努力。当然也希望这些孩子在看完这个绘本之后可以有更多的思考——大象为什么要出走?我们人类应该怎样与大象相处……也让他们树立一个基本的自然观,这个世界上我们人类其实是与所有的生命共享自然。

下载.jpg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 著,九儿 绘,贵州人民出版社,蒲公英童书馆 出品,2021年9月 ,88.80元

愿它成为一部自然教育读本

    大象作为一种传说中巍峨的存在,是陆地上最大的哺乳动物,它们拥有不可违逆的力量。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象是力量与庄严的代表,吉祥太平的象征,象的出现总是昭示着时世安宁和平。
    无论是成年人还是孩子,都喜爱大象。
    大家一直认为,野生动物的保育工作距离我们十分遥远。确实很多动物保育工作的专业词语极其抽象,但是大象这种动物可以唤起人们源自童年的最纯真的情感。希望让大众支持野生动物的保育工作,这种情感非常重要。通过这次大象事件,我们可以让大众更多地关注和支持野生动物的保育工作。
    通过野生动物保护工作者的努力,我们看到了很多真实的影像。大象这一次真正意义上进入了公众的视野。拍摄到“象群熟睡”的画面,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创举。之前在世界上野生大象保护工作中,从未有过动保人员能够拍摄到这样的画面。即使是非洲这样大象保护比较专业的地区,也只是以小型飞机追踪大象的行踪。当空中有发出巨大轰鸣声的飞机出现,象群绝对不能熟睡。而在地面接近熟睡的象群,理论上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选择这样一个画面作为绘本的封面,我相信每一个读者在看到这样的画面时都会发出由衷的感叹——大象原来是以这样的方式睡觉的。


   
    这次象群北上出走又平安重返栖息地的整个过程能够如此成功,与多年以来中国野生动保人员的宣传工作息息相关,希望绘本《大象的旅程》可以成为未来中国孩子自然教育中一个重要的宣传教育读本。
    为了创作这个绘本,了解亚洲象在中国的分布,我曾经查阅了大量资料。
    (1976年,在河北阳原海拔845米的桑干河丁家堡水库的第一阶段沙砾层中,人们找到了亚洲象的遗齿和遗骨,这是我国已知亚洲象分布的最北纪录,约为北纬40,那里毗邻山西大同的山区,纬度比北京市区还要高一些,其时代为3000-4000年前夏末商初(贾兰坡和卫奇1980)。——《中国亚洲象保护研究》张立著)
    在4000年前亚洲象曾经广泛分布在中国的大陆地区,最北的活动区域可以到达目前北京、河北和山西一带,而目前中国的亚洲象仅分布在云南南部的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及普洱市的思茅、江城、岳宋、南滚河和那帮坝地区。
    多年以来,人类的生活地区一直是与大象的栖息地重合的。我们在寻找一个平衡点,在做好野生动物保育的同时,也在努力保证并提升生活在同一块土地上的人民的生活。
    随着长期卓有成效的保护,亚洲象种群数量一直在稳定增长。而与此同时,为了改善当地人民的生活,我们也在有计划地将部分天然林地改造成经济价值更高的橡胶林、茶叶林等经济林地。这也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人类的农田和经济林地与大象的栖息地部分重叠的情况。我们生活在一个共生的世界,不能孤立地谈论野生动物保护,未来如何在平衡保障当地居民生活的同时又要维持甚至扩大大象栖息地的规模,这是一个长久的课题。



聚焦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

    这次象群能够平安返回栖息地,确实得益于之前所做的努力——政府补偿政策,地方的沟通和协调,科学的监测,规划并引导大象平安重返保护区。这一切为中国未来的亚洲象保护工作提供了更多的经验。
    我们已经做得很好,以后也可以做得更好。
    亚洲象是云南热带雨林的一部分,也应该是作为衡量当地热带雨林环境的一个重要基准。保护区内的原始森林是生物基因的重要宝库,亚洲象栖息地存在的最重要的意义,我想应该是让人们意识到,有象群栖息的原始雨林才是真正的森林。若是我们破坏了自然,大象消失,人类也就永久失去了宝贵的自然资产。


    这些年我一直生活在草原上。几乎所有的人都向往草原,草原是人们心中的诗和远方。
    这种向往并非仅仅是因为草原地域上的辽阔,文化上的兼容并蓄,外来者在这里惊讶地发现,世界上竟然存在这样一种生活方式,人类可以在不改变自然环境的前提下与周围的环境和其他的生命和谐共处。在草原上游牧人沿袭着一种已经传承千年的生活理念——最低限度地改变自然,更多的时候,人们已经形成一种伟大的传统,顺应自然,并成为自然的一部分。在草原上,从远方来的人们看到了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可能性。
    就在我营地后面的河边,我在外出找马时捡到一颗猛玛的巨大臼齿化石。无边的草原也曾经是猛玛的家园。偶尔我骑马攀上山顶俯瞰无边的草原,想象有猛玛象群穿越草原的壮丽景象。作为世界上曾经体型最大的象属巨兽,它们在5000年前已经永远地灭绝了。
    但此时我们可以将目光投向云南的大地,在那里生活着我们的亚洲象群。

大象未来的旅程

文/九儿 《大象的旅程》绘者

    在绘本的创作中,我喜欢涉及动物的自然题材的作品。
    之前我和自然文学作家格日勒其木格·黑鹤合作过3部绘本。《鄂温克的驼鹿》是以大兴安岭使鹿鄂温克人的狩猎题材为故事背景,《十二只小狗》和《草原上的小猎犬》则是描述呼伦贝尔草原上蒙古族牧人与猎犬的故事。一直以来黑鹤创作的独具中国北方荒野气息的小说作品为我的绘本创作提供了一个特殊的板块。


    这一次故事的主角是大象,确切地说是作家以云南“短鼻家族”亚洲象群北上事件为依托而创作的故事。
    一群野生亚洲象突然出现在人类的视野里,它们几乎是以自由行走的姿态一路疾行北上,开始一种说走就走的旅行,让人们感受到这种庞然大物的决绝和不可阻挡。
    作品完成之后,我也对自己在创作前的一些准备工作和创作过程中的思考做了一个完整的梳理。

大象的外形特征

    开始创作后我才发现,自己之前心目中的大象基本来自影视作品和图片中的非洲象,然而此次绘本的主角亚洲象与非洲象相比有很大的区别。亚洲象的体型与非洲象相比偏小;亚洲象的前脚有5个脚趾,而非洲草原象只有4个;亚洲象背部隆起,非洲象的背部有凹陷;亚洲象的颜色在没有其他因素影响下是一种灰棕色,只有在进入老年之后颜色才会偏白甚至略微发粉,而非洲象是灰色,皮肤也更为粗糙;它们的耳朵、象牙和额头都不相同……

关于大象的颜色

    在创作前,编辑为我提供了很多资料。因为有全程跟踪监测,象群行走一路所发生的一切几乎都按照日期顺序以图片或者视频详细地被记录下来。这是我绘本创作多年第一次获得如此丰富的参考资料,但也因为素材太多有些不知所措,竟然一时无从下手。在视频和图片中,大象身体的颜色一会儿是灰色,一会儿又变为红色(有时是很明亮的红色,有时又是一种暗淡的红)。甚至在有些时候,大象由于身上有泥土覆盖,在阳光的照射下居然呈现出一种肉肉的颜色。


    由于担心如此复杂的颜色让读者在阅读时出现混乱,于是我决定在大象出发时保持它们比较深沉的灰色——深灰中略带一点点棕色,然后在进入平原地区后身上多了一些棕色泥土,有时走在红色的大地上,还有在泛滥的河流里,象群就变成了棕红色。尤其是在创作象群集体睡觉的那个大拉页时,我让象群在阳光下呈现一种略显夸张的变色,这是在这个现实主义的绘本作品中我做的唯一富有童话般意境的处理,这也代表了我心中的愿景……
    大象什么颜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能够拥有一片食物丰富、可以安然入眠的森林——它们理想中的栖息地。当最后象群回 “家”,它们又变成出发时的颜色。在这里我想表达自己内心的一个期望,或者说感受:大象回来了,它们还是原来的颜色,但是大象还是出发时的大象吗?那些红色的大象去了哪里?它们永远留在了视频和照片里,留在我们人类的记忆里。

角色设定

    大象是一种智商极高的哺乳动物,注重家族情感,整个象群在头象的带领下是一个团结友爱的大家庭。大象在对幼象照顾上的精心,绝不逊色于人类家庭成员对孩子的爱护。
在文字创作中作家以西双版纳亚洲象群中的“短鼻家族”为模板,以象群北上发生的比较典型的事件为参考,讲述了一个较为宏观的故事,更为关注的是中国所有亚洲象的命运。所以在这本书中,我并没有习惯性地像以往动物题材的作品一样,突出其中的某一头大象,还是希望读者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整个象群的命运上。



材料的选择

    一般的绘本创作中,很少有如此众多的角色。如果只有一两头大象,倒是可以采取极为写实的手法来创作,皮肤的褶皱还有被毛可以勾画得极为细致,但是十几头大象都选择这种绘制方式,恐怕效果不会令人满意,恐怕会让读者视觉疲劳。
    颜料最开始我选择丙烯,薄画法比较好掌握,但是会露出纸的纹理,而且大象的颜色太淡;如果画得太厚,又觉得过于沉闷,做肌理倒是会好一些,过程却又过于繁琐,时间也不允许。
    通过不停地试验和尝试,我选择用国画颜料画在卡纸上,这是我第一次选择这种媒材,但是感觉不错,与水彩差不多。在创作中需要的时候我也用到了彩铅笔和油画棒。对于我个人的绘本创作,这也是一种多种画材的尝试。

我在画谁的大象

    开始创作时,大象的形象我想画得更写实一些,尽量地接近我看到的视频和图片,毕竟有很多典型的场景资料。但是画了几页之后我又感觉不妥——自己的创作不应该仅仅是重现视频和照片,如果那样不过就是将网络图片挪搬到图画书中,毫无新意。而且显然我的绘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做到比真实更真实,同时也失去了艺术创作应有的魅力,另外作家本来就将故事中的情节也做了概括和删减——毕竟这本图画书不是本次事件的纪实作品。所以,最后我画的是我的大象。当然,它们必须是中国的亚洲象。

为大象付出努力的人们

    在此书中大象始终占据所有的画面,我并没有直接表现为了确保人象平安而付出努力的一线工作人员,但是读者会在一些场景中看到他们工作的身影。
从象群进入村庄开始,作家的文字就已经有“还好,村庄里的人们已经及时撤离,或者与大象保持着足够安全的距离”的描写,到结尾,大象走在返回栖息地方向的大桥上,文图都在向读者展示人类在这次事件中的付出。
    另外作为附录,在全书最后的普及知识页上有非常详细的介绍和描述。


    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完成了此书的绘制,对于我个人这是一个创举。而我更关心的是这本书中的主角——中国的亚洲象种群。
象群在寻找,人类也在思考。
    对于中国的亚洲象保护事业,这是一次刚刚开始的旅程。



大象的旅程编后记

文/颜小鹂 蒲公英童书馆创始人、总编辑

    2021年6月开始,有一群来自云南西双版纳的大象,突然走进了我的视野,对他们行踪的关注一天比一天地急切,就像它们与我建立了紧密连接一般。每天早上、中午、晚上,都想知道它们的消息。网络上传播着各种视频,既让人担忧又给我带来了很多的快乐。于是就在想,如果能做一本书该多么有趣啊!
    一次偶然机会,认识了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几位老师,特别是见到从云南大象保护第一线回来的王秘书长和何处的那天,终于觉得做书的愿望可以实现了。那个下午见面时间不长,但是在场所有人都对这个事情充满热情,意愿很强烈,于是我就领下这个美好愿望,开始想怎么去实现的问题。

画家说时间太短,不可能;但我觉得她会答应

    我首先想到的是作者,找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因为我们想在《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的缔约国第十五次会议(COP15)开幕日10月11日前出版出来)里创作完这样一本书呢?
    思前想后了两天,最后抱着一试的心态给好友也是中国图画书优秀创作者九儿去了个电话,将我的想法一股脑儿地告诉了她。她一听时间马上觉得不可能,完成不了!
    我其实有点遗憾但是也很理解。不过我并没有放弃,我就给她发有趣好玩的大象视频,差不多几天后,她跟我说,要不见面说一下,看看怎么做。哇~~我立马如打了鸡血般兴奋起来,我觉得可能九儿会答应。
    两天后的一个下午,九儿来到我们蒲公英童书馆办公区,我开始与她聊事件、聊大象这一路走来的各种故事,聊这次避免人象冲突人们做出的努力,聊小象的可爱,聊母象的不容易,聊到底为何离开等等,我从九儿的眼中看到了她对这群象的热切关注和柔软温暖的心。那天她答应试一试。我好开心,我从心里觉得这个故事非她莫属,这个故事只有她接手才可能实现。
    她回家后也思考了两天(时间太紧这两天其实已是漫长),她电话告诉我,她说服了作家黑鹤来写这个故事。又是一个惊喜,吉祥的大象真像一种吉符,能在这么短时间里牵动这两位能量创作者。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真想飞到九儿身边给她一个大大大大的拥抱啊!

高难度、高强度的创作过程

    后来我跟作家黑鹤通了一个电话,我从他的话语里,看到了这个故事的格局与气势,看到了他对动物保护的独到见解与态度。他跟我说,本来他不想写这样应急的作品,虽然他也一直关注这次大象的事件,为此还翻阅了许多关于亚洲象研究的资料,也百度了许多关于亚洲象栖息地的信息。而九儿跟他说,你作为一个写动物小说家,这次中国亚洲象事件,你应该当写一点什么?在九儿和我的共同邀请下,他同意了这次创作。
    当看到他的第一稿文字时,他那沉稳、冷静、大气的故事基调已让这本书成功了!且这一稿时间很快,为九儿绘画抢出了时间。
    九儿在整个创作过程中,刚开始比较顺利,她刚开始采用了丙烯颜料绘画,而没有采用她熟悉的水彩颜料,她感觉虽然构图、图画叙事都还不错,但是画面呈现出来的样子令她不满意。然而时间很紧,不知道是继续用丙烯画还是干脆推翻重来,这样的纠结让她接近奔溃。
    在画了三分之一之后,在第一批原稿我们已经拿到手上准备去电分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大约是7月底的样子),她发来了几幅小画作,那几幅小画里的大象充满活力且色彩更为丰富。然后她留下一段语音(那段语音的时间是凌晨3点多),说她将全部重画。
    说实话我特别担心,一是担心时间不够,二是担心她的身体(这段时间她为了画大象,早上6点起床画画一直到晚上12点多,有时还更晚。因为无人照顾她的生活,她本来就很瘦弱的身体更瘦了。)如果重画她是否能扛得住?
    不容我说什么,她开始重画!且重画的过程也不是那么顺利,她在不停地尝试,她就想把那些野性的、敦厚的、庞大的大象更真实也更艺术地呈现给我们。用她的话说:就是她的大象!她终于找到了那种令她满意的效果,当画稿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不得不佩服!

从创作到出版是一次难忘的旅程

    当我们把画稿电分排版完成之后,将之前黑鹤创作的文字与图排在一起给到黑鹤之后,当又把黑鹤的修改文字同画稿一起送到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和相关专家面前的时候,得到了多方的肯定。
    这本书按照我们最早的定义,它是故事书也是科普书,是讲亚洲象的一次说走就走的旅程,也是讲为了它们这次旅程中,避免人象冲突,让它们安全回归所付出努力的人们:有第一现场的追象人、武警的无人机监控组、有政府相关部门的人员、有自然科学家和动物学家等等。当然最重要的是我们政府的高度重视和人力财力的支持。最终(2021.8.8)在他们的努力下、在他们更尊重科学与自然规律的态度和行为下,这群大象回到了传统栖息地。


    所以说,这本书更是一次难忘的记录,我们从创作到出版也是一次难忘的旅程!打破了我自编辑出版原创图画书以来的最短时间纪录。这本书60页,在图画书里算一本大书了,高难度高强度的过程,令我终生难忘!

以上文章来源于《出版商务周报》
dbggls.jpg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