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wechat_logintip!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深读】副总统被感染,伊朗陷入疫情危机

司马湘 2020-2-28 04:51 8215人围观 悦读


微梦深读



死亡率超过10% | 危及中东上千万难民


副总统玛苏梅·埃卜特卡尔

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伊朗驻梵蒂冈大使

哈迪·霍斯罗沙希死于新冠

卫生部副部长哈利其确诊感染

国会议员马哈默德·萨德吉确诊感染

伊朗议会国家安全和外交委员会主席

穆杰塔巴·宗努尔确诊感染

病毒无界


共抗疫情



死亡率超过了10%

截至目前,伊朗境内已累计确诊254例新冠病例,死亡26例。伊朗也是目前在中国以外因新冠感染而致死人数最多的国家。


2月27日,伊朗青年米拉德独自一人在家中健身、看电影、刷着手机上与新冠肺炎疫情有关的一切。这已经是他居家自我隔离的第7天。


米拉德万万没有想到,次日,伊朗负责女性和家庭事务的副总统玛苏梅·埃卜特卡尔(Masoumeh Ebtekar)确诊感染新冠病毒。整个国家陷入了疫情危机。


埃卜特卡尔女士出生于1960年,拥有免疫学博士学位,1997年至今担任伊朗副总统,也是伊朗第一位女性副总统。


2月21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认为伊朗疫情的发展趋势“十分严重”。


2月24日,伊朗卫生部副部长哈利其出现在电视上,坚称伊朗疫情稳定,同时他不断咳嗽和擦额头。他还曾与一名对疫情实际情况有异议的议员公开争吵。


一天后,哈利其宣布自己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他在一段视频中说,会击败病毒。


伊朗卫生部高官感染的消息,让很多人担心该国疫情或已失控。截至当地时间2月27日,伊朗累计确诊病例已达245例,其中死亡26例,死亡率高达10.6%。

米拉德是个体商人,在阿扎迪广场附近有一家手工艺品店,就在一周前还在照常营业,“生意还算不错”。当他得知有人死亡时,他和众多伊朗民众一样紧张。20日,他前往药店抢购口罩,却发现都已售罄。米拉德随即关掉了自己的店铺,把自己关在家中自我隔离。


除疫情蔓延迅速,伊朗新冠病例的死亡率之高也引发广泛关注。按照目前伊朗官方公布的确诊和死亡病例,伊朗的新冠死亡率超过了中国、韩国和日本,居全球首位。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问题高级研究员黄严忠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 (NBC)采访时称,这可能是伊朗在病例报告方面出现了问题,对确诊感染病例的报告速度,落后于对死亡病例的报告进度。


范德堡大学学医学中心(Vanderbilt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传染病专家威廉-沙夫纳(William Schaffner)在接受NBC采访时分析说,目前尚不清楚伊朗防疫当局对疑似病例进行病毒带原检测的能力。


沙夫纳说,伊朗新冠死亡率较高的另一种可能是:感染者大多是身体免疫力较弱的老年群体。在存在基础疾病的情况下,新冠病毒的侵入将会提高死亡率。


对不少分析将当地死亡率高归结为伊朗公卫水平不足、缺乏医疗设备等,沙夫纳并不赞同。在他看来,伊朗拥有相对先进的医疗体系。将死亡率高的原因归结为伊朗的医疗设施不足,以及患者没有得到必要的治疗,这是不科学的。



当地投放社交媒体的宣传画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 图)














伊朗吉兰省25岁护士Narges Khanalizadeh,其同事称她于2月23日在医院发病,已经离世


被禁锢的疫情报道

据《金融时报》报道,由于担心政府实施强制隔离的措施,“伊朗人开始恐慌地囤积食物”,在过去的几天内,消毒水、口罩和一些食品的价格上涨了五倍。另据法新社报道,伊朗在线零售商Digikala(相当于伊朗的淘宝)在21日至22日的36个小时内售出了75000个口罩,但表示不会大幅涨价。


药店里买不到口罩,但街上带着各色口罩的人们骤然多了起来。伊朗政府尚未强制要求民众隔离在家,但像米拉德这样主动停工隔离的人也不在少数。几天前还灯火通明的阿扎迪广场突然变得安静,米拉德居住的小区楼下几乎看不到行人踪影。


最初涌现多个病例的什叶派圣地库姆现在已经成为了伊朗新冠肺炎的疫源地,原本络绎不绝的朝圣景象已不再。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库姆各大圣寺已被悉数关闭,大街小巷“空无一人”。


据美国解释性新闻网站Vox报道,一直追踪新冠肺炎的传染病建模专家认为,伊朗的疫情“比看上去严重”。多伦多大学传染病学专家艾萨克·博格奇(Isaac Bogoch)估计,伊朗可能有超过18000例未被发现的新冠肺炎病例。其中一个原因是伊朗政府建议轻症病人在家里呆着就好,所以确诊的病例非常少。


当地不少人也像中国人一样宅在家中,每天都刷社交网站获取关于这种传染病的预防建议,但“越刷越没劲儿”,最后发现还不如看电影。


网上流传的不少关于伊朗疫情的视频,显示了情况有多严重。在一个视频中,库姆的卡姆卡尔医院护士Alireza Ghasempour称,一晚上就有8人死亡。


据网络媒体IranWire报道,2月22日,一群伊朗医生见了这位卫生部副部长,报告了有关冠状病毒在德黑兰和伊朗其他城市传播的最新发现。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告诉IranWire:

“政府公布的统计数字与实际情况无关,感染人数远高于媒体的报道。如果事情继续这样下去,如果伊斯兰共和国不与世界卫生组织合作,我们必须预计未来几个月将发生一场大灾难,仅在德黑兰,数以万计的人将被新冠病毒感染。这一估计甚至不包括像库姆这样的地方。如果我们不能拿出一个与世界卫生组织合作的框架,我们的情况将比中国糟糕很多倍。”


这位医生介绍,“当我们确认它是流感病毒的变种时,我们犯了一个错误。……但是,在知道这是一个错误之后,(官员)继续像以前一样,没有披露事实。”

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通过卫生部的安全办公室找到了一些对外透露消息的医生,并警告他们不要泄露任何信息。医生们被告知,如果有任何细节泄露,他们将承担责任并承担后果。


一位医生告诉媒体,伊朗政府没有控制危机的计划。他说,官员们“除了保密之外别无选择”,如果人们知道政府毫无头绪,这将使它蒙羞。


他还指出,政府试图对实际情况保密,这在法律意义上是一种“罪行”,“拒绝向伊朗人和国际社会透露真实信息是一种犯罪行为,因为这不仅危及伊朗人民的生命,也危及其他国家人民的生命。”


伊朗国家通讯社Rokna当地时间27日发布消息,伊朗室内五人制女足球员Elham Sheykhi因新冠肺炎去世,年仅23岁,她在确诊10天后去世。伊朗记者Masih Alinejad在推特上表示:伊朗政府目前仍在掩盖和瞒报因新冠肺炎去世的人数。








伊朗室内五人制女足球员Elham Sheykhi因新冠肺炎去世

年仅23岁











疫情危及中东上千万难民

为遏制疫情蔓延,伊朗政府目前已经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


伊朗当局从2月23日起暂时关闭了全国各省中14个省的学校、大学和其他教育中心,覆盖地区包括已发现确诊患者的库姆、吉兰、阿拉克、德黑兰等省份。


伊朗政府还要求全国各地的所有艺术和电影活动延迟或取消。体育竞赛将继续举行,但不会有观众出席。


同时,伊朗政府也已开始对地铁和公交巴士的车厢进行每日消毒清理,国家电视台则播放了教导人们如何正确佩戴口罩和洗手的卫生宣传片。由于国内疫情发酵,伊朗民众已开始抢购外科口罩、消毒液等物资。


伊朗卫生部长纳马基(Saeed Namaki)称,目前在人口流动较频繁的城市,已经开始了入城检测工作。所有入城者都需要接受体温检测,确诊和疑似感染者都不能进入,疑似感染者还将会被隔离14天观察。


伊朗官方于2月19日宣布发现首例确诊病例,短短一周内,其境内确诊和死亡病例迅速攀升,引起外界普遍担忧。


分析称,伊朗疫情之所以传播迅速,和最近举行的大规模群体聚集活动有很大关系。在2月11日的伊斯兰革命胜利日时,伊朗全国各地都举办了大型群众活动;尽管疫情蔓延严重,伊朗还是按照原计划举行了2月21日的立法机构选举。


3月20日,伊朗又将迎来“波斯新年”,往年此时都会有一波国内人口流动高峰。


在伊朗,近距离的握手和亲吻礼是基本的社交礼仪。其境内遍布清真寺,礼拜时人群聚集更可能加剧病毒传播。


此次新冠疫情的重灾区,是位于首都德黑兰西南方向120公里的什叶派圣城库姆。人们在朝圣时,往往会成群结队地亲吻宗教性建筑的某一部分以表达虔诚。


在伊朗国内,新冠病毒以圣城库姆为中心迅速扩散,而伊朗本身也成为了中东地区最大的病毒输出源头。

分析称,从很多方面来看,中东都是流行病爆发的“理想场所”。


大规模的人口流动,为病毒传播提供了便利。每年有数百万的穆斯林朝圣者在中东地区活动,前往伊朗和伊拉克的什叶派圣地朝圣。阿富汗官员说,仅在2020年1月,每周就有3万人从伊朗返回阿富汗。


另外,由于多年内战和动乱,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和也门等几个伊朗邻国的卫生系统也遭到很大破坏。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院长、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皮奥(Peter Piot)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称:“这(中东)是病毒大规模爆发病毒的温床。”


剑桥大学中东公共卫生专家亚当·库茨(Adam Coutts)在接受《卫报》采访时称,“在伊拉克,新冠病毒构成了主要的公共卫生威胁,因为伊拉克的卫生系统非常薄弱。”


他分析说,一旦疫情在伊拉克爆发,将会夺去数千人的生命;再考虑到人口的流动性,一旦有病例传播到密集居住的难民群体中,疫情蔓延的程度将很难再追踪。


在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和土耳其境内,目前至少居住着1200万难民和流离失所者。这些人本身的免疫力较低,又较为密集地居住在一起,且没有良好的卫生医疗条件,这三重因素为大规模传染病传播创造了理想条件。


即便是社会秩序和经济能力相对较好的其他中东国家,也缺乏对新冠病毒的应对能力。


在约旦安曼工作的美国培训传染病专家蒙塔瑟-比尔比西(Montaser Bilbisi)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称,“这个地区(中东)为应对传染病所做的防范工作,远没有达到中国或其他地方的水平,他们甚至都缺少基本的个人防护装备。”


自伊朗出现确诊病例后,附近的黎巴嫩、巴林、阿联酋、阿富汗等国陆续出现了有伊朗旅行史的确诊病例。伊拉克、土耳其、巴基斯坦等邻国纷纷关闭了与伊朗的边界,原本就遭遇制裁和封锁的伊朗变得更加孤立无援。


据中国驻伊朗大使馆微信公众号消息,2月25日、26日,中国大使馆和在伊有关中资企业紧急向伊朗卫生部捐赠25万只口罩和5000人份病毒检测试剂盒。


“在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初期,伊方就向中方提供了医疗物资。中国有句诗‘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中方将继续捐助。”中国驻伊朗大使常华说。


日前,我国也出现了自伊朗输入的患者。2月26日,宁夏中卫市确诊1名境外输入型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丁某,男,23岁,中卫市中宁县大战场镇人,2019年10月到伊朗从事翻译工作。





伊朗学生通讯社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抗疫照片集











当地清洁人员正在给建筑消毒




邀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前瞻经济学人微信二维码

前瞻经济学人

专注于中国各行业市场分析、未来发展趋势等。扫一扫立即关注。

前瞻产业研究院微信二维码

前瞻产业研究院

如何抓准行业的下一个风口?未来5年10年行业趋势如何把握?(站长自定义)

我有话说......
.